鹿尧Li

女颜狗,铁罐粉,老爷粉
一个想写肉的重症卡肉患者

【超蝙】我并不向往永生 I DON'T WANNA TO LIVE FOREVER

CP:主世界超蝙
简介:超人中了魔法,看到未来的情景。
预警:OOC,雷,逻辑不通,都是我的错。
有私设,路易斯与大超已分手。
有原创人物出现。比如罗西和库立德。
PS:克拉克是年轻的大超,卡尔是老年大超。
可以配合泰勒和ZAYN的文章同名歌曲食用。

Baby Baby I Feel Crazy up all night all night and every day.
亲爱的 没有你的日日夜夜感觉像已走火入魔
Give me something Oh but you say nothing.
能留给我些许回忆吗?而你只是沉默无言
What is happening to me?
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
I Don't wanna live forever ' cause I Know I'll be living in pain

我不向往永生 因为我知道没有你的人生毫无意义


正文:
【1】
“超人!”超人在被那道魔法光束击中前,他听到了一声来自蝙蝠侠的呼喊。
他在这个时候特别想做一件事,向布鲁斯求婚。他的戒指早已准备好了,只是迟迟没有说出那句请求。
可能我这回永远都失去了这个机会了吧,克拉克心想。
于是他就怀着绝望的失去了意识。
他不甘,但又有什么办法呢,是命运叫他如此下场的。
“呃,这是哪?”克拉克又恢复了意识,他从地面上挣扎着站了起来,他看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场景,好像是瞭望塔,不过那里多了许多许多的不知是怎样操作的科技,然后他看见了一个很熟悉的人脸——
他的脸,是老年版的他。但严格来说,那根本和现在的他差不了多少,只不过是两鬓变得斑白了许多,脸上比以前更加多呈现出了一种来自饱经沧桑的人的成熟与稳重。
于是他神使鬼差的就跟着老年版的他往更深处走去,这可能是老年版的他的一种独特的魅力——所有看了他一眼的人,都会情不自禁的被他吸引了全部注意力,然后会毫不犹豫的与他同行,即使前方就是万丈深渊。
突然,在他前面的卡尔停顿了下来,并转了个身,历声喊道:“谁在这里?!”
而被卡尔突然停下来吓了一跳的克拉克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身体,直接往卡尔身体扑过去,但出乎他意料的是,他居然径直从卡尔的身体穿了过去,而卡尔好像感觉不到一样,克拉克在卡尔的背后站定。他感觉他是被那个魔法带到一个未来的幻境了,但他做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影响幻境里的故事发展。
这时他发现有一个好像是某个新人英雄的女孩子,从他刚刚站的位置的后方墙角处走了出来,当卡尔看见是她时,脸色柔和了许多。
“罗西,你怎么来了,不是说今天开始给你们放两个月的假吗?”卡尔温和的询问道。
“我⋯⋯我是来⋯⋯”那个被称为罗西的女孩一脸心虚的样子,说话断断续续,眼睛也不敢直视卡尔。最后,她好像下了天大的决心一样,闭上眼大声说道:“对不起我前两天偷听了你们的对话,我⋯⋯我听说,韦,韦恩先生好像病得很严重,他好像就要死了,然后你们就要把他接到这里来治疗他。”女孩说着说着,就控制不住抽噎起来。“
所以我想来看看他,不过您放心,我没有告诉其他人,只有我一个人知道,今天也没有其他人来”
卡尔一开始听到女孩的话,脸色变得有些阴沉,但最后却转变为满脸的欣慰与感动,他向罗西走去,把罗西拥入怀里,安慰道:“好女孩,别哭了,你可以和我一切去看布鲁斯了。”
“真的吗?!”罗西破涕为笑,她和卡尔一切往前走。
而克拉克则定在了原地。
幻境里的布鲁斯要死了?这是怎么回事?

【2】
当他反应过来时,罗西和卡尔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,他马上收回了思绪,跟着飞了过去。
与此同时,现实。
距离克拉克中了魔法已经过了七个多小时,布鲁斯还在努力寻找着方法,虽然扎塔娜已经承诺了会全力帮忙,但他觉得自己还需要做些什么。哥谭那边有迪克和达米安,不需要担心什么。
今天如果不是克拉克,现在躺在医疗舱的人就是他了。
布鲁斯把头从瞭望塔的电脑屏幕前转开,看了看旁边在医疗舱了躺着的克拉克,他忽然又感觉又有了动力,把头转了回去,继续工作。
最近小镇男孩在心里打的什么算盘,他都一清二楚,毕竟他可是世界第一侦探,蝙蝠侠。
他要向我求婚,每每想到这个事实,布鲁斯就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笑,嘴角微微上扬。
即使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还是想这样做,因为他知道,无论在什么情况下,他们都会爱着对方。
而他们的好朋友们,那些正义联盟的英雄们,此时正在清理战场,并且试图找到那个对克拉克发射魔法光束的魔法师。
“布鲁斯,那个魔法师找到了”
戴安娜的声音从通讯器传出,“不过他刚刚被哈尔打晕了。”
“恩,把他带回来吧,我想去亲自问问他。”布鲁斯略带疲惫的声音通过通讯器传递给了戴安娜。
“你还好吗?布鲁斯?”戴安娜担忧的说。
“一切都好。”布鲁斯又用上了蝙蝠侠的语调,戴安娜又不好说什么了。
一个小时后,大队伍浩浩荡荡的回来了,而布鲁斯站在传送机前,等着他们。他已经带上了面罩,看起来和平时的蝙蝠侠没有什么区别。
“咚”的一声,琼恩把那个还没清醒的魔法师扔在了地上,所有人都没有说话,等待着蝙蝠侠的安排。
“戴安娜和哈尔跟我去审讯犯人,其他人现在先去休息,明天再开总结会,不要忘了交战后报告给我。”布鲁斯有条不紊的安排道。
大家纷纷散去,只留下了戴安娜,哈尔以及布鲁斯。
“走吧。”布鲁斯说。哈尔听到后,就用灯戒幻形了一只手,把那魔法师扛了起来。一边走,还一边小声问戴安娜,“大蝙蝠叫我去干嘛?有你不就行了吗?”
而戴安娜则莞尔一笑,回答道:
“你等会儿就知道了。”
审讯室里。
“库利德,是吗?”“邪恶”魔法师库利德刚刚醒过来,就看见了蝙蝠侠,绿灯侠还有神奇女侠站在他的面前,而且自己还被拷的严严实实的。
“正是在下。”库利德微微点了点头。
“你对超人施了什么魔法?为什么扎塔娜在古籍里根本找不出来?”
蝙蝠侠质问道。
“别把我的魔法说得好像是害人的毒术一样,我只是在帮超人而已。”库利德不悦道。
“绿灯侠,让他说些有用的东西出来。”布鲁斯在面罩下的脸阴沉得好像要滴出水来似的。
哈尔再次使用了戒指,这次他幻形出了一个拳头,往库利德脸上猛的砸去,在即将砸中的前一秒,他大喊道:“我说!我说!”
哈尔的手停住了,库利德脸上露出阴谋得逞的诡笑,
“超人根本就没有中魔法。”他说道。
布鲁斯向戴安娜示意,戴安娜会意的甩出真言锁套,她喊道:“真言锁套会使你说出实话!”
“这就是实话啊,我的女神。”
库利德艰难的弯下腰,亲吻了一下那条锁套。而戴安娜的手下意识又拴紧了一点锁套。
“那超人什么时候会醒?”戴安娜换了个问法。
“时机一到,自然会醒。”库利德坦荡荡的说。
“那时机是在什么时候?”
“差不多到了,你们要耐心等待。”
“你是真的在帮超人吗?”
“我不知道,那要看他自己以后是怎么想的了。”
面罩下的布鲁斯听到这里,皱了皱眉,把哈尔叫了出去,他吩咐道:“把琼恩叫过来,然后你就可以去休息了。”
说完,他又转身返回审讯室。
刚刚走进去,就听到库利德说道:“我说的是实话,即使把火星猎人叫过来也是这样。”
不久,琼恩进来了,他证明了库利德说的是实话。布鲁斯觉得没有什么要问的东西了,就让戴安娜和琼恩回房休息。而他自己则继续寻找方法。

【3】
克拉克跟随着卡尔和罗西来到了医疗室,接着他就看到了他这一辈子都不敢相信的一幕。
他的布鲁斯面容憔悴的躺在病床上,身边布满了大大小小的,知名或不知名的医疗容器,而那些容器还在滴滴作响。身上也插了许多管子,而布鲁斯身边还站着许多克拉克老年版的战友:戴安娜,维克多,哈尔,巴里,亚瑟,琼恩⋯⋯
“我的天哪⋯⋯”当罗西看到这一幕时,脸上写满了惊恐与不可置信,她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。
戴安娜他们向卡尔投来疑惑的目光,但卡尔只是向他们投去一个“一切都好”的眼神,大家也没有什么反应了。
“这还算他状态好的时候,有时候他还得借助呼吸器呼吸,生命体征还非常弱。”卡尔拍了拍罗西的肩,罗西在他平静的语气下听出了被压抑着的痛苦与悲伤,“现在他意识还算清醒了,如果你愿意,你可以和他单独说说话。”
罗西含泪点点头,其他人和卡尔都走了出去,但克拉克还是站在那,看着他们一老一少。
“韦恩先生,你能听见我吗?”
罗西轻声唤道。
布鲁斯微微睁开了紧闭的双眼,那双如大海般深邃的蓝眼依然存在,它们在经过时光的流逝和疾病的折磨后没有就此消失,反而更加美得令人心惊。
“恩⋯⋯”一声几乎听不到的回答,“罗西,是你吗?”
“对,是我。”罗西哽咽着点头。
布鲁斯看到罗西的样子,皱了皱眉,沙哑的说道:“傻女孩。我印象中的罗西好像是十岁就敢和蝙蝠侠叫板的英勇少女,而不是现在这个哭哭啼啼的罗西。”
“我不想你死,韦恩先生。”
罗西哭着说。
布鲁斯听到这句话,神色柔和不少,他温柔的抚摸着罗西的头,为她开解道:“每个人都是要死的,包括超人,何况我一个凡人呢?如果我年轻时没有受那么多伤,那我现在也不至于这个样子了。”他说完最后一句,猛的咳嗽起来,吓得罗西连忙站了起来,准备出去找其他人,而布鲁斯拦住了她。
“我很好。”他说。
“那你后悔吗?年轻时当蝙蝠侠,受了那么多伤。”罗西仲心忧忧坐了下来,问道。
“不后悔。”布鲁斯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坚定语气说。“因为那是我的一切,我的信仰。”
“但⋯⋯”罗西还想说些什么,但被布鲁斯打断了,“不好意思,罗西,今天我们只能聊到这里,我现在想和卡尔说些话。”
“那我能抱抱你吗?”罗西问。
“当然可以。”布鲁斯和颜悦色的说。
罗西抱着布鲁斯足足有一分钟,最后她深吸一口气,走了出去。
而克拉克在一旁,感到鼻头一酸,眼睛干涩的想流出泪来。
卡尔走了进来,他站在布鲁斯的床前,深情的凝视着布鲁斯,而布鲁斯则是躺在床上,看着卡尔。
在久到好似一个世纪一般长的的沉默后,布鲁斯先发制人,挑挑眉,说道:“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“你的病会好的,我已经找到方法了。”卡尔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。
但克拉克知道,那是假话,他刚刚用透视眼看过布鲁斯的身体结构,布鲁斯已经病入膏肓了,什么方法也救不了他了。
而躺在病床的布鲁斯也知道。
“你撒谎的技术越来越比不上从前了。”布鲁斯的眼光变得尖锐起来,“你觉得我是什么人,我可是世界第一侦探,是正义联盟的顾问,蝙蝠侠。你能骗得到我吗?”
“我现在什么样子,我自己清楚。”布鲁斯又说。
卡尔没有说什么,他突然毫无征兆的大哭起来,像个迷茫的孩子似的,他跪在布鲁斯的床边,把头埋进布鲁斯的颈窝里,好像在寻求着一丝安宁。
泪水打湿了布鲁斯的一些头发和枕巾,而布鲁斯轻抚着卡尔的头发,亲吻他发白的鬓角,无声的安慰着他。
卡尔想留住这一秒,直到永远, 那么布鲁斯也不会离开他了。
可是,只能存在想象中的东西,是永远都不会实现的。
布鲁斯手停住了,卡尔感受不到身边人的鼻息了。
生命检测仪上的数据归于零,那些仪器统一发出像哀乐一般绵长而空灵的“嘟——”声。
门外的所有人在同一时间涌了进来。下一秒,四处响起各种各样的哭声——压抑的,毫不掩饰的,痛苦的⋯⋯还有在场的所有人都听不到的,来自克拉克的,他早已泪流满面了。
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又一种巨大的引力把他牵引至他一开始醒来的地方。
克拉克在途中失去了意识。

【4】
克拉克回到了现实,刚一睁开眼,就看见脱下面罩的布鲁斯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。
“你还好吗?”布鲁斯略带担忧的询问道,“我刚刚看到你在医疗舱里突然泪流不止,我就把你转移了出来。”
“我很好,但你看起来不怎么样。”克拉克心疼道,说着,用手轻轻抚摸着布鲁斯脸上的黑眼圈,“我躺在医疗舱里多久了?”
布鲁斯有些别扭的把头扭了过去,轻声说:“两天。”
“既然我都醒了,你可以回去休息一下了,别累着自己⋯⋯对了,我的制服在哪?”克拉克一边说,一边从病床上下来。
布鲁斯用手指了指,克拉克就往那走去。
当克拉克在把制服从制服栏里取下来时,布鲁斯喊了他一声,他转过头,看见布鲁斯冲他挑挑眉,说道:“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他没有像卡尔一样,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话,他直接毫不犹豫的说:“当然有!”
克拉克从制服披风的暗带里拿出了一个戒指盒,往布鲁斯那走去。
他走到布鲁斯面前,单膝跪下,大声而又坚定的问道:“布鲁斯,你愿意和我结婚吗?”
“你的戒指太小了。”布鲁斯没有回答他,克拉克的心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,但下一秒,他听到了来自布鲁斯的一句话:
“不过我愿意。”
他为布鲁斯带上戒指,然后站起来,激动的亲吻了布鲁斯。
之后,他和布鲁斯刚刚打开医疗室的门,就碰到一众来偷听的联盟成员,大家都向他们道贺。不过等到大部分人都走了之后,戴安娜把他拉到一旁,告诉了他之前审讯库利德的内容,克拉克觉得自己有必要去亲自问问库利德。
审讯室。
库利德看了一眼刚刚走进来的超人,问道:“你求婚成功了?”
克拉克犹豫了一下,还是点了点头。
“那先恭喜你。”库利德毫无波澜的说。
“我想问你,为什么你说你让我中魔法是在帮助我。”
“你说呢?”面前的库利德突然发出一阵白光,几秒后,卡尔的脸出现在克拉克面前。
“我明白你现在一定很惊讶,但你总会明白。我也是时候要走了。”卡尔说道,他的身体开始变成透明化,“祝你们幸福。你做出了自己的选择。”

【5】
克拉克从睡梦中醒来。
他发现最近自己总是喜欢在梦里回忆年轻时期的事。
他摸了摸在手上的那枚他向布鲁斯求婚的戒指,在上面虔诚的落下一吻,自言自语的说:
“我是如此绝望的爱着你,布鲁斯。”
今天是他要变成所谓的“库利德”,让年轻的自己看到未来的幻境的日子。
今年是布鲁斯·韦恩去世的第二十年。

The End
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
渣到爆炸的文笔,根本写不出那种感觉啊😭😭
做得不好多多包涵❤❤

评论(10)

热度(63)

  1. 十年不改鹿尧Li 转载了此文字